你的位置: 首页 >  出境旅游攻略 >  文章正文

4月以来的心情我的特殊洁癖(原创)

时间: 2020年10月17日 18:17 | 作者:木瑾美 | 来源: 网络整理| 阅读: 174次

有拇指的天空(北京)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一种奇怪的“洁癖”,每过了一段时间(该时间间隔因人而异,且可能出现某种间隔时长规律)就会莫名觉得心里特别乱身体特别满,这种乱和满必须通过以下形式缓解:检查清理信息、通话记录、备忘录、相册、微信收藏、bilibili稍后再看、淘宝购物车收藏夹,把没用的过期的部分统统都要删掉,必须保证剩下的里面没有任何一点“垃圾无用”的感觉,不然感觉自己的心里又满又乱又脏。同时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要理一遍,几乎每样东西都要经过一番批判性的判断是否需要断舍离。不然的话,可能心情会一直糟下去

  我经常受这个影响,也经常要“整理”这些。我在进行“清理”的过程中,其实内心会经常审问自己这么做有没有必要是不是太浪费时间了,但奈何没办法如果不做我的心情就得不到缓解。其实这个“洁癖”在某种程度上也让我在垃圾信息如此多的现今似乎可以活的更加“干净明白”。

除了“洁癖”的存在,类似的就是自省,我必须不定期的对自己进行反省,会回顾近来的经历最近看的影视作品和书,然后再深刻的反思总结。如果长时间不自省,我也会觉得心里很烦躁堵得慌而且生活难以继续前进。

哈哈,写完这段话我给自己总结的一个字就是“”。作为人类获得了可思考的大脑的同时,我却要如此折磨我的大脑

最近也进行了一顿“整顿清理”和“总结自省”

以下这部分整理自备忘录(我有时候会记录心情),4月初杭州-北京-上海10日期间:

北京的建筑确实挺多元化的,作为祖国首都高楼是有的,但是为了保护胡同文化,似乎有规定胡同周围不可出现的建筑。但是我感觉好像北京路边的树挺高的,带有缆线的道路也很多,我觉得北京人那么自信和这个现象是有一点关系的哈哈。

两边都是居民住的矮楼(北京)

  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一下火车我就去医院找医生复查了,到北京的时候是早上七点,去医院的路上又突逢大雨浑身湿透。在医院检查到了下午3点左右。心想:终于可以去订的青旅休息了。但为了倒零钱我可吃透了苦头:北京公交要么刷卡要么现金,显然当时的我没有当地公交卡。医院很偏也很大(感觉比一个大学校园都大),满身疲惫满脸倦容的我一个人拖着行李在医院到处找零售店买东西找零却都没有,只看到自动售卖机,问了保洁阿姨她说医院里好像没有,我得去医院外面找找。当时脚很痛,就厚着脸皮坐了医院里的那种给不方便的人做的医院内部车(样子很像景区里的导览车)到一个侧门,我周围兜了很大一圈都没什么人也没什么实体店,真的懵圈我一个人还拿着那么多行李。一狠心,滴滴上找了个司机带我去找(我一年到头打车数不超过3),开了5km终于发现了一家。

成功坐上了公交,在公交上有上海人评价北京人和北京,哈哈我内心偷笑他们没想到这车上还有我这个浙江人听得懂你们说的吧!他们好像是一家人,有个6个人,应该是来北京玩的。他们说:“北京太落后了吧,也太像农村了……北京人都有很多钱,但都不彰显出来,而且有时候很抠……”。他们之所以有这种想法,可能是因为我们当时所在的地方比较,而且确实由于保护胡同文化,北京的高楼可能不如上海的多。

我在北京的公交里听到了很多故事,人们在公交里谈天说地。以下这段来自一位北京的略有白发的中年男:《都挺好》还挺真实的,年轻人都去吃喝玩乐了,老人都独守在家……现在啊,越来越多年轻人来北京北漂了,说的好听一点是打拼,说得难听一点我觉得他们就是盲目跟风,来北京是一种虚荣心。似乎来北京了就是一种成功了一样。又或者说来北京了一定可以成功一样。一个唱片车和一个温暖的午后


  在等公交的时候,也能听见许多趣事,以下这段文字是陈述某种现象,不带任何偏见或不满。我发现对于土生土长的北京来说,尤其是中老年人,他们可以脏话随口而出,对于任何东西现象都有可能表达不满:草,车真他妈乱,公交车真他们慢,他妈哪出来的,真他妈王八蛋,买个鸡巴车,孙子你不开也得保养……张口闭口都是草,我都想异口同声了哈哈。我觉得这是每个人的说话习惯问题,他们可能习惯这样说话,但我感觉挺好的直率不开心就说出来,总比机关算尽好,也比说话拐弯抹角让人生恼好。反正,我挺喜欢直率的人,也最讨厌欺骗欺瞒,哈哈我也是有什么话都会说出来的人。我记得我小时候班里流行说“草”“他妈的”之类的脏话,我不想学,但是时间长了还是不小心学来了,而且一时半会还改不了这个说脏话习惯。

文章标题: 4月以来的心情我的特殊洁癖(原创)
文章地址: http://www.56ly.com/cjy/66112.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