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出境旅游攻略 >  文章正文

“漠河舞厅”往事:冰雪小城的一场大火与部分虚构的爱情故事

时间: 2021年11月25日 16:25 | 作者:追逐的微笑 | 来源: 网络整理| 阅读: 155次

“漠河舞厅”往事:冰雪小城的一场大火与部分虚构的爱情故事

2021-11-06 09:45 来源:南方都市报

原标题:“漠河舞厅”往事:冰雪小城的一场大火与部分虚构的爱情故事

歌曲《漠河舞厅》走红网络:漠河文旅局回应原型人物真实存在

哪怕是放在一个月前,漠河人都可能难以想象,“舞厅”会与这个北境小城组合,形成一个现象级标签。一切起始于一位“独自跳双人舞的老人”,在闪烁的旋转灯球下,拉扯出几代人记忆中的熊熊大火。

10月下旬,歌曲《漠河舞厅》在各大社交平台被模仿传唱,背后爱情故事的虚实引发讨论。根据创作者柳爽去年3月的发文,他的灵感来自于一位在1987年大兴安岭“五·六”火灾中失去妻子的老人,遇见他就在距离火灾仓库原址不远的舞厅。

南都、N视频记者从漠河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大兴安岭“五·六”火灾纪念馆获悉,这个舞厅确实存在,至于那位“70多岁、穿着朴素的独舞老人”,他最后一次出现是在疫情之前。

一首痴情歌

“我从没有见过极光出现的村落,也没有见过有人,在深夜放烟火。”“灯光底,抖落了晨曦,在1980的漠河舞厅。”

这首以上世纪80年代的悲剧为背景的爱情故事,发布后一整年并未走进公众视野,却自今年10月起席卷短视频平台,被海量模仿传唱、重新编曲作词,也登上多个音乐平台榜单。

伤感的旋律勾起情怀与回忆,人们感叹痴情世间罕有,依据是创作者柳爽去年3月的发文——他曾以故事原型人物张德全(化名)老人的视角,给老人在33年前火灾丧生的妻子“康氏”,写了一封信:《再见了晚星》。

这个故事里,“康氏”在举国震惊的1987年大兴安岭“五·六”大火大火中丧生,往后30余年,张德全老人并未再婚。

柳爽写道,康氏生前爱跳舞,两人恋爱时常常溜进弥漫着谷物粉末的仓房,在狭小的空地上练舞,“一圈一圈的鞋痕在尘土中像涟漪一般慢慢摊开”的画面,是老人这辈子最灿烂的回忆。

附注中,他说:“视频拍摄时,我正在他的旁边跟随他舞蹈,老人告诉我,他的妻子生前很爱跳舞,他们常常在旧仓库里点起灯一起学习舞蹈。偶然得知了这个故事的梗概,在征得本人同意后,返京创作了《漠河舞厅》一曲,并冒昧地使用第一人称写下这篇《再见了晚星》。谨以此歌献给所有因为不幸而逝去的生命。”

展开全文

歌曲走红引发了对故事虚实的进一步探究。10月27日,柳爽再次发文表示,之前信的内容,是他和老人简单攀谈不到五分钟后,经本人同意进行的创作。

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其中“加入了一定程度的文学想象和细节填充。”相比于资本与推手的力量,柳爽更倾向于相信,歌曲在发出一年多之后陡然走红,“可能是无数个机缘巧合的击中和现代社会对保守爱情观的某种共情。”

寻找漠河舞厅

故事中的“漠河舞厅”是否存在?

11月3日,漠河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的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确认,那是一家位于漠河市西林吉镇38区的地下室舞厅,确实有人见过一位独自跳舞的老人。

大兴安岭“五·六”火灾纪念馆副馆长马景春则说,火灾的遇难者资料中没有康姓女子,可能故事里用的是化姓。至于那位“70多岁、穿着朴素的独舞老人”,他最后一次出现是在疫情之前。

上述文体局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漠河喜欢跳交谊舞的老人很多,歌厅也很多,里面都能跳舞,但单纯跳舞的舞厅仅此一家。“漠河舞厅”位于地下室,老板叫“宝哥”,他对南都记者说,舞厅自2019年起营业,有600多平米,来的客人基本在40至60岁左右。照片和视频里,舞厅的装潢风格与客人衣着乍一看还停留在上个世纪,票价也颇有年代感:“5块钱,想跳多久就跳多久。”

“宝哥”没有跟独舞老人交谈过,之所以还记得他,是因为别人大多成双成对,而他只有一个人跳没有舞伴的交谊舞,“我记得他人很朴实,个儿不高,普通工人的样子。”

部分虚构的凄美爱情故事背后,是真实确凿的苦难。

1987年5月6日,大兴安岭地区西林吉、图强、阿木尔和塔河四个林业局所属的几处林场同时发生火灾。马景春向南都记者回忆,“那年我上初一,太阳被烟和灰笼罩起来像一个大火球。后来村里就只能听到人们的呼喊和逃难声了,满街都是逃窜的人群,路上雾蒙蒙的,像世界末日。”

文章标题: “漠河舞厅”往事:冰雪小城的一场大火与部分虚构的爱情故事
文章地址: http://www.56ly.com/cjy/75515.html
Top